豆瓣均分8.1,这4本书才是推理界真正的“王炸”!
时间:2024年06月07日 作者:ebooksoso.com 分类:书单书评 阅读量:7268
几天,轰动一时的“杭州杀妻案”终于尘埃落定,犯罪嫌疑人许国利被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和良心的谴责。
在案件被曝光之初,就有网友表示,应该检查他们家近几日的用水量。后来这个猜想果然被证实了。
“毕竟我们这一代是看柯南和金田一长大的嘛!”
推理类作品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颇深,几乎人人都能记得几个经典的推理故事。
只是,看了那么多年推理小说,你知道推理小说的有哪些不同派别吗?这些不同的派别之间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今天,小编就为大家“科普”一下。
“本格”是日语词汇,意思是最初、最原味。
因此,本格派常被看作推理小说中最经典、正统的流派。
因为特别注重逻辑性和推理性,本格派也称为古典侦探小说。
“本格派”作家对人和景物的描写非常简洁,对诡计的推理下了最多的笔墨。
一切的铺垫都是为了通往最后的真相,而智慧过人的侦探与罪犯斗智斗勇的过程是小说中最精彩的部分。
大家熟悉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埃勒里·奎因、江户川乱步等,都是“本格派”的代表作家。
其中,被誉为“侦探女王”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代表作《罗杰疑案》,则被称为是“本格派推理”的“神作”之一。
image.png
故事发生在一个名叫金艾博特的村子里。寡妇弗拉尔斯太太被人发现因服用了过多的巴比妥死在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晚上,罗杰·艾克罗伊德——一个即将要娶弗拉尔斯太太的鳏夫,在家中的书房被人杀害。
这两件命案之间的联系使得故事迷雾重重。
为了能够找出真凶,退休的波洛探长再次出山,开始了抽丝剥茧的推理。
在调查过程中,乡村医生谢泼德一直热心的作为助手出现在波洛的身边
因为与罗杰是好友的缘故,谢波德提供了很多别人所不知道的关键信息。
女管家、罗杰的弟媳、罗杰的养子,每一个人都有充分的作案动机,让案件变得更加复杂难解。
而这一切,在波洛探长的推理下,终将真相大白。
“硬汉”,奉行武力至上,喜欢用拳头办案的人。
“硬汉派”推理的出现,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密切关系。
美国1929年出现了经济危机,社会风气日趋腐化堕落,黑社会势力也随之猖獗,暴力犯罪事件层出不穷,法律和秩序成为一句空话。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下,推理小说中的“硬汉派”的侦探应运而生。
他们往往奉行“武力至上”的原则,破案基本靠胆量和拳头,在艰难的环境中杀出一条血路。
“硬汉派推理”的创始人是达希尔·哈米特和雷蒙德·钱德勒。其中,达希尔·哈米特的作品《马耳他黑鹰》则是“硬汉派推理”的代表名作。
image.png

在小说中,“马耳他黑鹰”是一件精工制作、镶嵌名贵珠宝中世纪的皇帝贡物,价值连城。
为获取这一无价之宝,惟利是图的盗匪古特曼一伙不惜采用各种卑劣手段,极尽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之能事。
“硬汉侦探”山姆·斯佩德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机智勇敢地利用盗匪之间矛盾,各个击破,最后使这伙罪犯全部落网。
在山姆·斯佩德的身上,你找不到福尔摩斯式的绅士风度,取而代之的是出身于社会底层的身世所带来的种种不良习气。
他能粗野地骂人,能一口气足足痛骂五分钟之久。他还擅长揍人,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一拳上去毫不留情。
这样一个崭新的侦探形象,使得山姆·斯佩德在欧美几乎家喻户晓,成为了一种新型的美国民间英雄代表。
“社会派”突出对社会现实的关注,擅长描写人物内心情感。
20世纪50年代,由于日本战后复杂的社会局面,人们对于侦探坐在“安乐椅上破案”这种乌托邦形式,开始感到了厌倦。
这时,日本作家松本清张带着社会派推理小说横空出世。
他的小说将纯文学的方法引入推理小说,关注社会问题,剖析犯罪动机。通过一个个错综复杂的案件,表达对社会事件的看法。
在松本清张的带领下,水上勉、森村诚一等“社会派”推理小说家崭露头角,日本推理小说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在风靡一时的“社会派推理”中,松本清张《点与线》对社会和人性的剖析格外深刻。
image.png

中央某贪污案东窗事发,知情人助理科长佐山宪一却在某海滩同餐厅女招待阿时一起服毒身亡。
这给贪污案的侦破工作带来不利影响。
当地刑警为了快速结案,草草将他俩的死认定为殉情。但老谋深算的老刑警鸟饲却心生疑窦,悄悄去现场重新调查。
随着调查的深入,鸟饲发现他俩根本不是殉情。一个惊天的秘密渐渐浮出水面。
到底是谁故意安排了这样一出“情死”的丑剧?到底他俩的死和贪污案件有什么关系?
当真相浮出水面的时刻,我们才发现,社会的黑暗远比想象的更可怕。
“新本格派”是在“本格派”的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的一种新式推理小说样式。
20世纪80年代,随着审美疲劳的出现和读者群的变化,“社会派”不再受到重视,而惊悚、幻想等元素成为潮流。
1987年,绫辻行人的代表作《十角馆事件》正式出版,轰动一时,“新本格推理”正式确立。
绫辻行人也成为了“新本格派”的掌门人。
《十角馆事件》中的一段话,被视为“新本格派”的创作宣言:
“适合推理小说的题材,还要数名侦探、大宅院、古怪的住户、鲜血淋漓的悲剧、不可能的犯罪、石破天惊的诡计……虽然荒诞无稽,但是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在那个世界中找到游戏的乐趣。” 

而这部《十角馆事件》,则是完美的践行了这段宣言。

image.png

推理小说研究会的成员一行七人,来到曾发生离奇四尸命案的孤岛上度假。
谁知岛上的“十角馆”里已经准备好连续杀人的陷阱等着他们。
七个人接连死亡,死状千奇百怪。咖啡杯、口红、香烟,都成为了致命“杀器”,同伴之间的相互猜忌,更加重了死亡的阴影。
明显致敬阿加莎·克里斯蒂《无人生还》的模式,结局却出人意料。直到看到最后一页,才发现作者精心设计的“诡计”。
自推理小说出现之日起,因其引人入胜的吸引力,逐渐成为主流文学的一种题材,受到越来越多的读者的喜爱。
爱伦·坡笔下的杜宾到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从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波洛到东野圭吾笔下的加贺恭一郎。
一个又一个侦探带我们走进各种各样的案件之中,享受揭开谜题的乐趣,感受世间的善与恶。
无论是哪种推理小说流派,带给我们的愉悦和惊喜都是相似的。
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能够继续喜爱着推理小说,小编也会不断把最好看的推理作品介绍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