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7.9,这可能是最搞笑的推理小说!
时间:2024年05月28日 作者:ebooksoso.com 分类:书单书评 阅读量:5128
理小说界发展到现在,流派众多。

虽然这些作品风格千差万别,但这破案神探大体分成两类:硬汉派侦探和安乐椅侦探。
前者能文能武。
比如某闹市街头,一硬汉追逐蒙面人,上演一出武打好戏,围观群众纷纷吃瓜。原来是硬汉追查凶犯,一路跑酷连蹦带跳搜集证据,终于抓住犯人。
这种追求实地调查追证、又热衷于动作表现的推理派系,就被称为硬汉派。
与硬汉相对的安乐椅侦探,足不出户便知天下大事。
比如诸葛孔明:“老夫观今夜之天象,此火可助我军大获全胜。”
安乐椅派就是这么神奇,全靠脑子,就能推理出案件真相。
安乐椅侦探瞧不起硬汉派侦探,硬汉派侦探鄙视安乐椅侦探开天眼。两派争得天翻地覆,就便宜了推理迷们,能看到源源不断的好作品。
而近年来,在影视化的帮助下,硬汉派侦探节节胜利,作为博爱党的小编是十分心急。
所以今天,小编给大家介绍安乐椅侦探新一波的有力反击之作——《解体诸因》。
image.png

废柴肥宅嘴炮破案

书名《解体诸因》,顾名思义,分解尸体的诸多原因。全书共收录了九桩匪夷所思的分尸案,一桩比一桩不可思议。
匠千晓,《解体诸因》里的侦探,大学毕业即失业,肥宅一个,偶尔到咖啡馆打打工赚钱糊口。活脱脱一个废柴设定。
偏偏是这个废柴,接连遇上怪诞分尸组案,让他头疼不已:
杀人之后不赶快逃走,还留在现场“不辞劳苦”地分解尸体,究竟为哪般?
九桩分尸案里最神奇的,小编觉得是以下这桩——废柴肥宅居然在打工的咖啡馆里收获美貌妇人泽田直子的青睐。
而更奇怪的是,泽田直子求匠千晓做的事——追求自己的女儿,和她结婚。
如果说这位女儿其貌不扬,嫁不出去,这还情有可原。但这位姑娘出落得亭亭玉立,不比直子差,能满足肥宅每一个幻想。
但是,作为一个正直的肥宅,匠千晓第一反应就是十动然拒。
然而泽田直子接下来道出的个中缘由,就让匠千晓不得不答应了——她的女儿遇上了个渣男,谁的话都不听,眼看就要和渣男结婚,掉进深坑。
谁都知道,解决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无奈之下,泽田直子只能出此下策。
匠千晓觉得不对劲,到底是什么样的渣男才会把一个母亲逼到这种地步?几番套话,才从泽田直子口中套出真相:
渣男脚踩两只船,明面与女儿交往,暗地与母亲暗度陈仓。泽田直子弄不清楚,到底渣男是真心喜欢女儿,还是为了继续这种秘密关系。
听到这里,匠千晓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熬不过泽田直子的百般请求,他只好答应约渣男见面,和他摊牌。然而渣男从始至终都没出现,反而是警察找上家门。
渣男死了,碎尸分装在六个箱子里;泽田直子死了,跳楼时手握渣男的命根子;匠千晓成为嫌疑人,他是渣男生前日程表上的最后一人……
真相扑朔迷离,匠千晓无处可去,唯一能帮到他的只有他的逻辑。他静坐家中,与警方来回对话,有如被困于死局的棋子,何处是可供逃出生天的破绽?
废柴肥宅靠嘴炮破案,每一句台词都暗藏玄机。
除了渣男脚踏母女两条船,活该碎尸外,其他碎尸案也各有各精彩:
短短十六秒内被分尸电梯中的上班女郎;残破不堪的玩具小熊;支离破碎的色情杂志;广告招贴画被“斩首”……
九桩罪案,看似毫无关联,但当小编细细去看,又似乎摸到了统筹全局的线索。
这阅读过程,犹如拼图,每张图片都完整,可拼起来又能得到不一样的画卷,带来了一种读者和侦探一起破案的奇妙感。

黑色幽默欢乐多

既然能选择肥宅做主角,全书就自然而然地带上了欢乐的气氛,一扫寻常推理小说中惯有的罪案阴霾。
分尸也可以如此搞笑?《解体诸因》真的做到了!
在第八个故事里,杀人方式极为华丽。连续杀人事件,死者皆是被斩首,而且案发现场没有死者自己的头,而是上一个死者的头,就这样接连出现了七具无头女尸。
这样一桩惨案,作者的行文却充满了幽默。
寻常推理小说里,尸体总是不能为自己说话,只能听天由命。作者觉得太不公平了,于是慷慨地以剧中剧的形式“插播”了一段无头女尸脱口秀群口相声。
七位女尸轮番上台介绍自己,狠狠吐槽自己就像充气娃娃一样,一动也不能动,真是可怜。
吐槽完自己,吐槽案件,她们竟然还自己推理了起来。
哪有一部推理小说,主角在聚精会神思考的同时,尸体在旁边不停吐槽,吐槽完还给侦探加油鼓劲的?这场面,实在是太欢乐了。
嘴炮+欢乐,《解体诸因》找到了安乐椅神探打开的新方式。让小编来说,这可比苦大仇深、动不动挥拳打人的硬汉派侦探有趣得多。
阅读此书,真的让小编想到了迷恋阅读推理小说的初衷——
其实就是为了欢乐,为了不惊动世界只需要自己的双眼和脑袋就能获得的简单快乐。
也有的人认为,本书不算佳作。全书有如小学生应用数学题,摆好了条件,等着侦探用人情公式填答案。
但小编觉得,要复杂,该读世界名著,要思考,该读诗歌。那么推理的意义在哪里呢?我们为什么偏偏就一头扎进了推理小说这条宽不见边但深仅几米的河里扑腾着不肯出来呢?
小编在这里套用一个流行句式:“人物情节社会意义什么的最讨厌了!”我读推理,为了解谜好玩,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相信作者也是这样想的,于是就挪到一个个远离犯罪现场的地方,讲一些让你不得不快活起来的冷笑话听,像极了一个不保守又不逾矩的单口相声新秀。
一本书,既有相声的无尽欢乐,又有推理的解密快感。一样的钱补两样!值!